美大選尾聲兩黨動真軍;中共借全球化壯大自己

美大選尾聲兩黨動真軍;中共借全球化壯大自己

各位好 今天我沒有請龔博士 為什麼呢?因為我要談一談我們香港的家事而且那天辯論完以後現在正在等最後那十天現在離選舉天還有十天應該還有些浪潮開始

那些料所以我再等一等 或者等到週一看看她有沒有空 再和她多連線一次我們要看情況做事 不要固定今天我可以有一個時間講一講我們香港的家事因為選舉很重要但是我們的家事一樣這麼重要我調好一點

可以嗎?如果可以的話我就開始談了我也看到有一個假的YouTube網站我想要學一學怎麼用?好像是你們也需要幫我報假 是嗎?

我自己也需要去報然後人多才可以叫他們停的你們看看上網怎麼樣去報假還挺麻煩的 有一個陰影不知道他說什麼 好在他的標題 好像是在播放郭文貴的東西今天精神好我上一次說過

治老花的辦法 有人試過嗎?很有用的 真的不用戴眼鏡的不戴眼鏡你說簡單得多了戴着眼鏡真是痛苦美國大選我看看有什麼問題可以答覆?

真的 大家一定要幫幫忙 那個假台 搞得我有一點陰影我做事很怕有陰影的因為我什麼事都是靠自己想的有一點陰影就影響我的思維10月23日,蕭若元的節目我也有看的所以我基本上都不應該漏的我都有付費給patreon所以我有看他的節目

老實說他做功課真是一流的找不到有像他那麼勤快做功課的也可能不僅是他 他有一隊人的這個真是很難得所以他說的 我基本上沒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可以這麼說 他做的功課基本上是非常的正路而且他的思維不錯多謝你們點讚今天真的是要再談一談家事香港的問題我再重複

今天我沒有請龔小夏因為這幾天不是那麼多料那天辯論完後 大家都在消化那些事我估計從週一開始 甚至從明天開始最後10天 就真是動真軍了

兩邊都要動真軍了尤其是共和黨那一邊他們最後衝刺了嘛最後衝刺 會動用到一部分的政府機構來對付來幫他們一會兒再說 我覺得所以我就沒有請龔博士出面 為什麼呢?

因為我想積攢多一點 或者週一再說我今天就趁著有週六的直播講一講我們香港的家事講多一些和香港有關的事情有兩期我都沒有說了 我希望有機會說一說那個舉報問題 我自己舉報我也要學一學

我要找我的女兒教我怎麼樣去舉報怎麼樣治老花?我再說多一次我兩隻眼睛盯着我的手指頭的指甲一直移 移到手的盡頭 再移回來就是兩隻眼睛要緊盯着

盯緊一點就是要看到裏面的細節 做10次每天做10次就會治好了實際上所謂的老花 就是我們年紀大了就看書看少了很多所以不習慣看近的東西這樣做就會幫你看近的東西鍛煉你看近的東西那你的老花就沒有了 老花的意思就是看不慣近的東西所以看東西就這麼樣看這個就是老花實際上很簡單

老花不是病是一種所謂裏面的控制 控制你給你適應和鍛鍊看近的東西你就會沒有老花的我50歲的時候也有老花老花很厲害 嚇了我一跳好在我就碰到了一個美國海軍的醫生他後來是我的律師 在西雅圖因為海軍

那些人真是很聰明他說就用這一招就可以的了每天做10次 就這麽樣拉近拉遠做10次 慢慢拉都可以差不多一個星期之後就好了而且看東西 不要經常推後你反而要拉近看越是看不到你越是要拉近這只不過是一個習慣

就治好了所以我50歲老花之後 差不多53歲左右我之後學了這套東西到現在都不需要戴眼鏡 但是有時一段時間沒有做這個鍛鍊 或者沒有看書現在的人看書的機會越來越少尤其是我們年紀大的人所以就習慣看遠的

就不習慣看近的就適應不來,現在要適應回看近的所以你看報紙 你不要推遠反而你要拉近,越是看不到你越要拉近那就是一種鍛鍊記得這一招 很值錢的我教的很多人 都多謝我因為戴眼鏡真是很痛苦的事非常之痛苦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做這個

很有價值的就這麼簡單 就這樣 真是要盯着看越細越好 尤其是在近的地方越看多一點越好

習慣了就行了不好意思 我以前說過的 再說一次再說一次?

剛才說了 就這樣拉10次就行了拉近拉遠拉10次就可以了那個眼睛真的是要盯着實際上就是在鍛鍊你眼睛的控制看近看遠 就這麼多民主黨那邊?

民主黨啊我約佩洛西開會她查我說話的紀錄還有 我和共和黨的人經常來往馬上就取消了我和她的會議所以一直和佩洛西我們這邊的人做了很多安排和佩洛西開會但是他們這個黨爭就是共和黨和民族黨之間的爭鬥實在太厲害了所以可以這麼說我這次民主黨可以說沒有出過手來幫我我也沒辦法得到他們的幫忙因為我自己的政治理念和共和黨是一個想法也不可以怪他們他們黨爭嘛所以基本上我是站在共和黨那一邊和民主黨沒有什麼來往其實老實說 我什麼都不懂最近我才知道 才深入的了解原來香港那些民主黨香港那些所謂的泛民和民主黨的關係遠遠密切過和共和黨這一件事情就真是有問題了我等一下都想說一說這個問題我告訴大家美國現在所謂的政治生態和我們香港都有點像但是人家有特朗普我們沒有特朗普所以就很差了現在實際

就是可以這麼說這個時代 過去10年、20年 甚至30年都是精英壟斷的時代壟斷的程度 我們香港還好

我們也是精英壟斷但是我們基本上 大家都可以謀生中產階級 大家收入都不錯他就沒有過頭但是美國在過去那幾十年 那三十年那個精英壟斷尤其是拿他們的職位運去了大陸那種慘法他們是高收入、高消費的一下子沒有了

失業了那種慘法 真是不知道怎麼說了我這個實際下面有一個 stream yard

在那裏不太正常 那沒辦法 我不想搞砸它了十點鐘 開始今天我再重復

沒有請龔博士爲什麽呢 我想講一下 我們香港的家事有兩次為了選舉 選舉非常重要沒有共和黨

輸了我們就完蛋了基本上可以休息全年了所以我就請了龔博士兩次這次辯論完之後 先休息一下等多一點料的時候希望星期一她再講一下這個問題今天我們主要是講香港的問題因為香港是我們的家園我想講 還是要講這個選舉這個選舉對我們香港人來說太重要了我回來華盛頓之後 基本上講看到的情況可以這麼說這個大勢已定

或者大局已定這個拜登與他的兒子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這次是自毀長城沒得扳回來了這個事情因為從爆料開始從《紐約郵報》報朱利安尼開始因爲我們是清楚的 這些事情很清楚的就已經是證據確鑿了朱利安尼的名譽遠遠超過特朗普的名譽朱利安尼真的是自己一個人鬥贏了五個紐約的黑社會家族、黑手黨家族那個時候他是聯邦檢察官他負責的是紐約州紐約州的聯邦檢察官權力是很大的他就搞定了那五個假家族你記不記得2000年代 他們那個叫做垃圾債他們出了很多的垃圾債好處是帶攜了那幫IT、蘋果呀Micro

Soft也是被那幫垃圾債提上去但是裏面的貪污裏面的又是華爾街金融貪污的不得了也是被他破解了他那個時候直接進投行去抓人也是他主持的所以這個人的名譽好的不得了尤其是抓犯罪集團的名譽好的不得了後來因為這樣就做了紐約市長做了紐約市市長之後 911你們知道吧911就是在曼哈頓他真的是汗馬功勞他將整個局勢穩定下來 整個曼哈頓我當時就住在曼哈頓裏面將整個曼哈頓穩定下來所以這個人的名譽好的不得了退休之後 有少少的污點就是什麼呢?

他那個時候用中共那個時候沒有那麼令人討厭的他退休之後 在2000年初期他就想跟中共做生意 飛去北京幾次應該是與中共公安部是有某種合作的但是做不出什麼大事 做不出什麼大事所以他的名譽很好他這次能夠拿出硬盤的資料出來能給《紐約郵報》的話實際上那個時候已經大局已定瞭然後他自己有一個網頁叫做Rudy

Giuliani這樣你上去看一下他自己的YouTube全部是英文的但是講得很清楚所以那個時候我看到他拿這些東西出來我都説不用看了 因爲美國就算他們主流媒體、左派媒體完全不報導接着推特、臉書也不給人家傳雖然這樣但是美國的通信和傳媒發達互相有競爭 沒得商量的所以大局已定我就不浪費時間講關於選舉的東西了因為我們已經講的夠多了做了兩個節目 大局已定、大勢已去只不過是特朗普贏多贏少的問題現在已經是

所以我反而想講一下他贏了之後 11月贏了之後我們香港要做些什麼我們可以做些什麼這個反而不用再浪費太多時間我自己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那個選舉上面現在是看熱鬧了根本上只是贏多少贏的精不精彩的問題這個已經成為了大局當然了其中都有運氣的問題這個喬、拜登自己拿個硬盤來我原來以為是假的東西怕他是設陷阱誰知道是真的 還有這樣的人倒米(幫倒忙)倒到這樣的情況沒有見過 而且是臨門倒米真是自己踢自己的龍門這個人真是厲害所以我就不想浪費太多時間了那個結果這次特朗普連任之後的結果就造成一大串的問題了你們都看到了原來美國的制度裏面

會有那麼多問題但也可以這麼說 因爲你們我們可以看到這麼多問題證明他這個情況是可以治的因為可以治我們才看到問題我們看到了什麼問題看到整個民主黨腐敗了整個華盛頓腐敗了可以說是政府 可以這麼說是政府腐敗了 整個紐約紐約就是美國的媒體中心什麼ABC、CNN總部都在那裏ABC、CBS全部都在那裏包括FOX

接着整個西岸的高科技基本上全部被中共滲透了他們現在說 判斷你的推特你這個推特的料應不應該給你傳那個推特裏面有12個人其中有六個是拿着大陸的什麼H-1B1(臨時工作簽證)還不是美國人來的拿着那些臨時的工作簽證的人來的裏面是中共的網警來的你說離不離譜,已經滲透了不只是滲透上面老闆滲透了下面的操作人員我一直以來都是知道的 因爲我很清楚老實講我們中國那些坐在電腦前的那些人是很勤快的 又勤快時間又長又沒有問題所以給人家的印象是很好的所有操作的東西都是我們中國人做的事情那肯定全部滲透了所以這樣講

這麼多間的高科技老實講高科技主要是講軟件西岸的都是軟件他們基本上操作級的全部給中共滲透了 你說這幫人你不趕他回去你說怎麼辦呢?一定要趕他們走 他們的老闆他們當然是要聽中共的話他怎麼會聽他老闆的話呢?

是吧你臉書、推特的老闆講他是不聽的 不聽你的他自己想怎麼操作 因為你管不了他他對着那個鍵盤 他怎麼操作他說這是我的判斷我覺得《紐約郵報》這個新聞是假的那你又不能跟他爭你給他這個權去判斷他就有權判斷的你換人也是要一段時間的都要一個、半個月的時間那個時候的選舉都結束了所以你說這個事情多糟糕這次是好事完全暴露了美國的一連串的問題一連串的問題

華盛頓的問題紐約的問題、波士頓也一大堆問題波士頓那些所謂的學派裏面也是被滲透的一塌糊塗矽谷也好 矽谷的問題整個西岸的問題荷里活的問題 NBA的問題整個美國就是個大問題華爾街的問題大到你無法想像對於這件事 我的看法是

特朗普上任他這個人幸好他的魄力、辦事的能力、魄力還有做事情的直接法不會拖泥帶水所以如果給他四年我們四年之後看到的是另外一個美國而且還是另外一個地球整個地球都在改變這次我們香港可能就沒有那麼明確實際過去的那30年包括我去讀書的時候 我去讀書都已經是50年前了已經是這樣的了也就是説所有的自由派是佔了上風的那我們當然了 年輕人都想自由的 是吧?

大家都年輕過年輕人們每個都想自由那自由這套東西呢 就很自然地就進了腦的所以我一去到美國讀大學第一年 我就去反越戰示威了我很激進的 那時候我都很激進的就是說反對越戰

打仗就是不對的那我就去了示威 所以我對美國的示威抗爭非常的熟悉 我一直都有關注的因此 這個是很自然的就是說呢打仗不對

死人不對政府管得太多不對宗教就應該自由 信不信都可以不信好過信那些自由派的人就是這樣的了 不信好過信那麼就你自己盡量爬上去這樣 你將來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為了自己的利益那個用全球化來代替你國家的利益這個事情很重要的 這個很重要的他什麼事都說我們全球化就行了那我想問一下了那全球化那就只有聯合國就行了 對吧?不需要有國家了

是吧?聯合國強大一點不就全世界都搞定了嗎?但事實是不是這樣呢?就不是了事實上如果每個都是這樣有理想大家都是公平按照規矩不是說不行的喔但是裏面有很多人不是這樣的思維尤其是有個好像中共這樣的國家或者俄羅斯這樣的國家他們不是想

他表面是說全球化實際就是在搞自己的 去擴充自己的權力擴充到控制全世界那這個問題就大了 而且它根本就不守規矩不但不守規矩 而且做了很多很多犯法的事情那變成了你如果說我全球化而有一個中共這樣的所謂角色在這裏那你真的是讓它為所欲為它也說全球化然後它在聯合國裏面全部買通了買通所有的部門那就變成了口頭上就說全球化就叫你們不要放它

它呢就做盡壞事暗中做盡壞事 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所以我就說很多時候那些理想的事情不是說不通 但是每個人都真的要這樣的就好像奧運一樣大家都守規矩那樣才有奧運 如果有一個國家拚命地在裏面搞事情又吃藥啊又裝瘋賣傻地買通所謂那些公證人那些球證也好物證也好

買通了那麼這件事就沒有辦法全球化的那就變成了美國這幾十年 真的是幾十年了越來越自由 但也不是錯的但是呢 就如果沒有中共的話

問題就不是很大因為他們最終有套制度就都要交稅要選一些總統 議員出來都是代表人民的利益但是出了一個中共呢出了中共又碰上了美國那邊選的人好像奧巴馬那樣的人又是自由化的人 這個問題就大了而且呢好像選到民主黨那批人很多 大部分都是貪財的因為民主黨的出來呢一般都是比較普通的家庭他們出來沒有見過那麼多錢好像拜登他們家裏很窮的那麼希拉里和克林頓選總統的時候銀行全部財產只有幾十萬美金而已兩個是窮律師來的那奧巴馬自然也是一個普通的議員

做議員的他們呢就很容易被共產黨用幾百萬幾千萬美金可以打動的這幫人想着他們退休的時候都希望可以過一些富裕的生活所以就很容易被共產黨搞定那這個民主黨人原本是很最代表勞動階層的人民的沒想到這幫所謂精英 民主黨的精英就做了很多很多事情是為了他們的私利那整個美國根本可以說是精英統治而且這幫精英簡直是出賣了美國的勞動階層的利益工廠就都搬去了大陸那當然啦 大陸環保不用理的人工也低 管理費也低地又便宜

廠房又便宜 是吧?而且出口還有補貼那麼它就壟斷那個市場 美國那幫人失業很慘的那幫藍領失業

因為他是高消費高收入一下子停了工資 整個家庭就散了上次你們也聽到龔博士說了去到窮人的那裏那種慘 尤其是那些男人沒有了收入沒有了尊嚴逼着就吸毒了 就吃那些止痛丸叫Fentanyl(芬太尼)吃了那些上了癮之後那些差不多吃兩年左右就死的了所以為什麼每年死7萬人呢?

就是這幫人根本就完全沒有希望了就是失業以後沒有了希望那幾個所謂美國中部那幾個州很慘的我前兩年也有去過Detroit(底特律) 做汽車那個城市看到他們 他們看着我們中國人他們心裏面我也知道他想什麼了就知道他們很慘就是他們周圍失業的 一片一片那樣失業那這個問題呢就沒有人幫他們而且不斷那些就業機會也好

工廠也好全都搬去了大陸 那這幫人呢就慘的不得了但幸好就出了個特朗普特朗普在紐約就是一個另類來的他搞地產 美國那些聰明的人就不搞地產的搞投行 投行不用本錢的就那樣講就會有幾百萬服務費可以收地產就很大風險的

地產有週期的美國地產有很大週期 因為美國地大嘛那你搞地產沒政府幫忙 全部靠自己的那他要服從那個週期我告訴你 我說一件事給你聽我1995年

去到紐約那時候剛好是紐約的低潮真的是低潮 那我剛好手頭也有一些錢那就賣了觀瀾(高爾夫球場)的股份收到了一些錢還有我在西岸有一單賣了給思科(Cisco)有一單做網絡的賣給思科收到了一些錢那我就買一棟樓吧就在曼哈頓特朗普住的那個樓裏買了一間 還挺大的差不多有4000呎的 4000多呎而且他的呎真的是淨面積

我們香港的那些是毛面積它真的大 那麼就很好的400萬美金 我就給了那不錯嘛 我就買了

我就沒怎麼理它我的公司在紐澤西 那我在那邊工作怎麼知道呢 因為那時候是最低潮 紐約最低潮馬上價錢就升了升到差不多1500萬左右400萬升到1500萬那我就賣了它吧

英雄到不得了了 是吧我們香港人 你們怎麽會炒樓呢我們香港人最厲害就是這些 你們走開吧怎麼知道今天值3000萬美金所以我告訴你

真的是那個地產行業那個上下落差是大到不得了所以特朗普幾次破產都是因為這個上下落差有一次最不走運的就是好像是九零年初他的一幫管理人員在做直升機去大西洋賭城整架機失事 就整幫管理人員全部死了搞得他直接就破產了不過他的牌子 他用自己的名字做牌子用特朗普做招牌 他所有的生意都是用特朗普樓也是用特朗普名字那銀行呢

就是大通銀行 那些銀行負責他戶口的人是我的好朋友他們說我們不能讓他死 如果他死了如果他破產了 他的名譽就一錢不值了我們借給他的錢全部要撇帳(壞帳)他們就跟我說

我們現在每個月要給三十多萬美金養着他那個時候他是最低潮 是特朗普最低潮的時候養着他 一直養到他可以恢復為止就是等那個地產的低潮過了為止真的是養着他 大通銀行大通銀行是紐約最大的銀行是洛克菲勒家族的

你知道現在的投行最大的投行就是大通和摩根合併的那個公司一直養着他 所以他是沒人幫他的很少人幫他的 因為那些人對地產都不是怎麽看好美國人不喜歡做地產生意的唯一的一個人幫他就是華爾街唯一的幫他的 就是現在那個叫做商業部長

商業部長叫Wilbur Ross這個人你查一下 年紀很大了 是光頭的叫ROSS

ROSS自己是經紀來的也是投行來的ROSS就願意幫他所以這個人沒有忘記ROSS就給他做商業部長ROSS你可以查一查所以特朗普他是異類來的他與華爾街沒有什麼關係的他與媒體沒什麼關係 他自己住在紐約就做地產生意 做着做着後來就做到了其它城市芝加哥、拉斯維加斯都有他的樓房他與那幫精英全部都是認識的可以這麽説全部認識的因為在紐約 他是很出名的但是完全沒有打龍通(串謀)的

沒什麼合作的而且沒人幫他的 沒有與他們所謂的結黨誰知道這個特朗普是個商人 但他20多歲就自己出來搞了但是他覺得他是美國人而且他是保守的價值觀他尊重林肯 林肯也真是勞動人民出身所以他不願意與那些精英合作他很了解這幫精英的壞事我告訴你為什麼吃飯的地方會那麼旺因為吃飯的時候可以搞內幕消息不會給人家錄音

所以為什麼那些飯廳旺的不得了我在紐約住了10年 我在曼哈頓住了10年 我最清楚你知道我們香港人經常請吃飯那幫北京的高官經過曼哈頓 就是我負責的來了就是吃吃喝喝

是吧要買東西了 逛商店那些我們很熟的所以曼哈頓就是一個特朗普非常非常了解美國精英的問題也非常了解美國的勞動人民因為他要贏的話 上次2016年選舉他一定要完全明白老百姓的需要 他需要他們的票你沒有票做什麼總統

他了解這些問題所以特朗普真是一個異類他直接向人民 就是大多數人民不是精英 大多數人民負責可以這麼說 就得罪了所有的精英不同的精英

不同職業、界別的精英美國可以 因爲自由派的精神所以大家一般自然支持民主黨 覺得民主黨開放民主黨因爲民主兩個字所以與我們香港有點相似 我們香港人也很自然地支持民主黨但是那個民主黨有少少像奧巴馬時代的民主黨

美國的民主黨他們也是比較精英制的以精英的利益為首 可以這麼說嘴上說要幫一般的香港老百姓但實際上他們是以自己的利益為首這個東西你們看到了這次的「臨立會」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哪個利益爲首 肯定是他自己 是吧他自己可以很穩定的

有名有利做議員收入也不錯 這個東西是他不肯放棄的你們要看到這個問題全世界都是這樣的問題他就覺得老百姓的福利搞定他們就行了你們不行就由得你們但是就沒有想到 打工的人要自尊心又要政治理念 現在打工的人不是我那個時代了我年輕的時代那種打工的人

那個時候根本就是做奴隸有飯吃就行了 老是說找吃 找吃 目的就是有飯吃現在不是的

現在是做人現在一個打工的人 是為了做人是要有尊嚴的 他也有孩子他要小孩尊重他的 以前根本不會講這個的總之我可以開飯

我就是一家之主我可以使我家人有飯吃就可以了 但是今天不是這個情況我們根本 香港已經進入了一個新時代整件事情 我再說一次如果特朗普連任的話將來的四年這個人的效率是驚人的全世界會有一個大的改變

也就是說會由美國帶頭有一個新的價值觀實際也不是新的價值觀了 就是普世價值觀就是注重價值觀 使大家聯合在一起然後大家要尊重規矩 遊戲規則這個遊戲規則最基本的就是人權這個就是我在美國

與我過去的20年有關總共住在美國20年有關係我比很多人更加了解 因為我多管閒事其它東西我也不斷地在學而且與這次與香港有關的東西 對人權非常深入所以我們現在可以這麼說 特朗普是贏定了只不過我開始要了解

他贏了之後在美國還有全世界推行一套什麼樣的新政可以說是新政這個新政 我以前也提過了一個新的聯合國 不是誰都可以參加的要有這樣的理念才可以參加的那幫精英不是說不用他們但是他們整個思維要調整不能只是想着自己的利益 自己的利益讓他們有社會的責任那天我在Flushing

(法拉盛) 很有意思那天在Flushing去示威 示威之前很多東西講的就上台講話 突然有一個香港人問我那個人差不多比我年紀還大

70多歲突然間來與我說 他説我有兩個兒子這兩個兒子都是在投行做事一個是在耶魯大學 一個是在哈佛畢業的是最好的學校 兩個都是在投行做事一個是在日本

我就不說名字了我也不記得叫什麼名字了 一個是在日本的投行回到來美國 經常與那個兩個兒子有很大距離他說他覺得他兩個兒子非常的成功 這個是不可否認的收入也沒問題

但是從來都不想其他人的就是想自己而且覺得他自己的身份是重要過一切的比如去到日本你想一下美國投行的人馬去到日本 肯定是威風的日本人個個都會捧着他當這些投行的人是神來的待遇好的不得了 但是從來都不考慮其他人他跟我談的時候問我怎麼樣我怎麼知道如何去回答呢?你的子女是你自己教育出來的問題就是

他很擔心因為他覺得一個人應該是有社會責任的有價值觀 要幫人但他說這兩個兒子一點都沒有那我就真的不知道怎麼去跟他說了這個就是實際的問題 很多成功的人尤其是我們中國人 包括大陸的那些所謂精英讀書肯定是很拔尖看看現在

你最近可以看到的大陸一共捐了多少錢給美國的常春藤大學在說數以百億計的那你說他們的小孩要進什麼學校 怎麼會進不了?你捐那麼多錢 他肯定是會給你個學位的

是吧?給你讀書的 那些人讀書也不差的所以你說 整個問題是那個精英,大陸的精英更糟糕他們在心目中完全沒有為人民的心我覺得現在我們要對精英有一個檢討你想一下我們的小孩讀書也算是可以了也算是精英了但是一定要有對社會、對做人要有理念一定要有理想沒有理想

什麼精英都是沒用的現在我覺得在特朗普連任之後這個就是一個很根本的問題利益問題都會重新分配 但是利益之前利益的前提就是要有一個全新的價值觀這個也不是新的了 已經是舊的不過就是這最近幾十年失去的價值觀這個事情是會回頭的 不容易的因為這個世界已經到了一個地步尤其你看一下整個歐洲完全是福利社會來的你看看日本

日本也是福利社​​會基本上都是高稅收 那政府為你做很多事福利社會不是錯的 但是不可以過分一過分之後 大家就會覺得政府照顧是應該的那如果政府照顧是應該的話,就變成什麼呢?

就變成共產主義了 什麼都交給政府負責了對不起 我講得太遠了今天我還是想講回香港的事情 主要是講香港的事情已經講了半個小時不止了關於香港的事情

我昨天去國務院開會我自己去開會 我去開會是為了兩件事情一件事就是說 現在有很多香港的年青人有些在倫敦 有些在台灣

有些還在香港的就想來美國 問我有沒有興趣贊助他們因為都需要人贊助 美國政府沒有理由照顧你個人的他就說要找美國贊助 我說沒有問題你有多少你都把它拿來給我吧

我就簽了字那麼台灣你記得嗎 我們不是有幾個人去了東沙那邊?其中有幾個想過來美國 香港也有人想直接過來美國美國政府都正在想辦法

我都收到了很多信息說問可不可以衝進美國領事館?我說不能這樣做就算你是VVIP 非常重要的VIP他都沒辦法收留你的如果他讓你這樣做的話他整個領事館就會完蛋了 被破壞掉了但是可以跟他們談最後我跟他們談了之後簽了一些贊助的單子我說幾十個人我是沒有問題的如果多我就會在廣播那裏要求你們幫忙

是吧?問你有沒有興趣贊助一下很簡單的 不用什麼的只是你的銀行有超過100萬港幣或者夠100萬港幣他就認為你有資格了其它事情就全部沒有問題的了香港人都可以的 不需要是美國人以前我爸爸也是這樣那些親戚只要到美國就會找他贊助他也贊助過很多人

現在很多親戚在美國這個贊助是好的 這是一件事情如果真是有成千上萬的人 我處理不了我就會在電台看一下有多少人有興趣來贊助而且這些是保密的 這是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

現在我跟他說我從倫敦回來這次看到有很多年輕人正在湧向倫敦倫敦已經不少了而且裏面有一大部分人是想過來美國的但是現在美國很多都不辦理簽證辦簽證非常麻煩已經不少了而且現在「安全港」這個法例沒有通過之前「安全港」法例我估計有可能在今年底通過因為選舉完了之後那些人 (議員) 就有空了有空來做這個事情 已經過了眾議院等總統簽字之後大概到年底就差不多有戲了

(通過)現在那個還沒有簽出來如果那個法例總統還沒有簽字 沒有生效之前他們就什麼都不會做的 他們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沒什麼可以做 我說可不可以這樣呢?

你知道到美國領事館去拿簽證是要預約的 現在連網上預約也有問題我現在跟他們談的方案是怎麼樣的呢?我說有人把他的護照給了我 發到我的Email我的Email地址你們應該是可以查得到的吧?

elmeryuen@gmail.com 你們就發你們護照的複印件給我然後我就交國務院就通知當地的領事館來約你最好你把你的電話號碼也寫上去他們約你好過你們約他 你打不通的我現在走的這個程序

方便我們香港的小孩不論你是在倫敦也好,在台灣也好在香港也好 在日本也好你就拿你的護照 用我的Email就是剛才我給你的email給我最好有你當地的電話號碼那麼有了這些東西這邊拿這些東西就送給當地的領事館那我現在告訴你我正在試這個事情不要說我保證了基本上我昨天跟他們講就是行得通的然後有了這份東西 他來約你去簽證這就比較行得通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

我昨天跟我女兒通電話她說現在連上網約都約不到的 很複雜的尤其是現在又有疫情慢慢對中國人又有戒心所以根本是說是說的很容易 說收留香港人那現在BNO是好事 絕對是好事那麼英國那邊基本上問題就解決了但是英國方面我看他的樣子是沒有可能收留那麼多人的那麼我們的人去到未必想做那些收入最低的工作那麼有人想來美國

我就建議他用這個方法那如果你是被警察抓過的 就沒有問題的希望你能夠帶上證據 也傳給我你用Email跟我做一個檔案這個檔案我會交給國務院讓他們通知當地的領事館 接受他們申請我不敢擔保

方便他們申請這個事情是我可以做得到的如果哪位需要贊助的話 都是用Email跟我聯繫我現在太多Twitter和FacebookiMessage太多的信息 我實在是看不完我已經在拚命看了我有空就看一些 有空就看一些但是email我就是一定要看的

因為有很多業務所以Email是我最肯定要看的 每天都看完的可以回覆我就回覆如果你有整個檔案給我的話 我就可以發給國務院這個事情是我正在做的那麼另外我昨天去到國務院我也跟他們談了關於我的建議我上個禮拜就發了一封信寫給盧比奧和布朗巴克 (Samuel

Brownback)布朗巴克他就是國務院的是國務院負責人權和宗教事務的我要求那39個國家 他們說服那39個國家把我們香港的這一批人 (政府官員) 列為不受歡迎的人就是那些執行和支持港版國安法的人那麼我給了第一批人的名字給他們我們關於「臨立會」的那幾個泛民的議員我還想考慮

不重要的 我已經說明了這個名單就不斷更新以及將來懲罰的程度 就看看他們怎麼對付香港人我們可以提升他們從這個不受歡迎變成制裁都可以的這是我在做的 現在這幾天盧比奧他在佛羅里達

他是佛羅里達的議員佛羅里達你知道的 競爭是最激烈的如果特朗普輸了佛羅里達 就這樣算(完)了所以他們很拚命 不僅是選總統他還要選議員

日本財務貸款將網上借錢融入生活,提供網上貸款財務公司,讓您足不出戶辦妥貸款手續,申請者可無需現身分行,申請、簽約至過數全程網上快速辦妥,真正做到網上申請貸款,即時批核,即時現金過數,在深夜或星期六日都能享用網上私人貸款服務★,方便快捷,貸款無時限!

參議員和衆議員現在的看法 起碼特朗普就說了他有信心大勝叫做Landslide Landslide就是説山崩式的勝利 這次我們就希望參議員和眾議員都有機會全贏因為拜登這件事

他現在不辭職的話他實際就連累了那些民主黨裏邊去參加(參選)眾議員和參議員的人這些都是很重要的 眾議院你看看所有這些預算 美國的錢都要經過眾議院跟着 那些高官

以及法官的那些委任 都是由參議院(做)的那這兩個實際上很重要 當然這次那個所謂最高法院的院長基本上搞定了 禮拜一就應該通過了禮拜一通過

所以這件事我看有機會全勝不是大勝 是全勝 全勝才是最重要的一全勝後 我剛剛講那個所謂特朗普或蓬佩奧

他們那個所謂對美國和對全球的改革就很有希望了 這是一個很厲害的改革很基本的改革 所以我就希望大家要看就看這樣的問題那些花邊新聞 當然看一下是過癮但是最重要的

他最重要是這幾樣東西都要贏一旦全贏 他就控制了整個美國大局 才有得改革你說中國需要改革 香港需要改革美國更需要改革你現在看到她那種腐敗的情況

腐敗得不得了但是特朗普 大家都清楚那些大媒體就沒報他是唯一的總統 在三年多的任期內 做到百分之九十幾就是他原本承諾的

2015年承諾的事在這3、4年中他完成了百分之九十幾這個是天文數字 是你不得不服的他們有統計的 反而呢他們說里根 都是差不多一半左右里根倘算偉大那這些人就是做事的人這個非常之重要我們講完了關於香港年輕人的問題這個就很受關注你們看到了

那12個人蓬佩奧都拚命在講但實際上不是很多事可以做起碼在講的時候 他們就不會有什麼身體或者生命的危險受到什麼傷害 這件事共產黨就不敢看起來 中共肯定是很早就知道很早知道呢

就是當這個硬盤一爆出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場選舉鹿死誰手了所以它都已經在做着準備 中共在做準備他們就拚命想推這個螞蟻集團上去我看這件事他是遲早都要成功的 因為是用港幣他怎麽不行都可以印港幣印到搞定可以搬那些香港的中資來搞定它看起來就是這個我昨天都參加了他們「當危會」的會議看起來這邊這個財長 梅努欽還是極力反對極力反對拿螞蟻集團作為那個Entity

List(實體清單)以及關於港幣和美金脫鈎的問題那麼可能 看起來都是要等他選舉結束後 才會出手但是 這個IPO成功的結果是什麽呢?

你們看到了 一個拜登一年1千萬美金就搞定了一個Clinton(克林頓) Clinton完全有機會做總統的一個Clinton也是一千多萬搞定一個基辛格也是一年一千萬美金搞定你想一下他那個三百五十億美金那個 IPO這些美金全進了他的口袋裏它可以搞定多少人所以特朗普不是說了嗎他說

如果這次給拜登選上了我們美國就屬於中國的了因為它全部搞定了它不需要軍隊不需要擁有中國的土地它主要是搞定所有的管理人員就是說你擁有一間公司你不用擁有的 你不需要做股東的如果所有經理都是你委派的所有管理人員都是你委派的那你就是擁有了也就是說如果中共可以搞定所有如果拜登連任的話搞定他所有下面的官員也搞定所有議員也搞定華爾街的銀行美國就是它的了這樣就可以控制美國了真的是很簡單的美國議員的收入是很少的差不多就是你幾萬美金、十萬美金就可以搞定他了說老實話這些壞事我都做過十萬美金就可以搞定一個人很容易的 因為他們的收入都是很緊的就是他們的收入與支出差不多的 很緊的從來就沒有多餘的錢從來沒有錢多出來的而且你知道鬼佬是不喜歡存錢的所以他銀行裏面真的是很少錢的有幾千元

就算是過得去了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然間有一筆錢給他五萬、十萬 對他來說真的是 完全他所有擔心的東西所有他平時買不起的要買的東西馬上就解決了他的問題所以這個東西這個事情比如大陸那五百萬美金給到亨特去到美國的時候亨特馬上就改變主意了原本那筆錢是進他的公司的叫做 SinoHawk那間公司的

CEO 都請了還給了他股份看到那筆錢他的心就紅了心馬上紅了馬上就將五百萬入賬到自己的公司戶口馬上就分了爸爸多少 叔叔多少 自己多少全部分了而且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經過公司的程序所以那個

CEO 就生氣了他說 大佬 你又給我股份

又讓我管你那筆錢進到來 馬上就跳走了自己全部把它分了那怎麼叫做我是 CEO那個CEO那時候就跟他吵架然後離開了就是這樣所以為什麼這次他出來爆料就是因為這個事情從這裏就可以想到這筆錢這麼樣給他們的話肯定是沒有報稅的就是公司沒有報稅第一你公司要報稅的公司收到這筆錢這筆錢這樣分了就等於是你全部賺的不是你公司賺了錢之後然後大家在分股息連分股息在美國都是要交稅的都是要報收入的如果你報的話全部馬上就會發生這個稅收所以如果 很簡單的那筆錢到了那幾天

查一下他們的私人戶口什麼都清楚了美國的錢全部可以追蹤的超過一萬美金全部有記錄的銀行一定要報上去的就算拿現金 銀行都要報比如你拿了十萬美金這個事情根本已經有證據了FBI就是幾個小時的事全部能夠調查出來只是這個炸彈什麽時候扔而已所以我就懶得去想了肯定完蛋 這傢伙完蛋了Hunter 亨特在選舉前隨時都會被抓其他的家人就像朱力安尼所說的他用的那條法律

跟我用的那條法律差不多叫 RICO (有組織犯罪控制法)就是說你整個家族都是犯罪集團所有收取過錢的人都要坐牢的這個就是結果結果就是犯罪集團這個犯罪集團, 當然是拜登一家人我說的中共是個大犯罪集團但是實際上是同一回事這件事差不多肯定會贏的我們要考慮一下我們香港將來要一個什麼樣的政制中共那方面大家都清楚的所以為什麼美國很生氣這家螞蟻集團上市這些東西又給它一根救命稻草這些東西又可以幫它渡過一兩個月全都是救命用的所以現在呢這次的看法呢白宮裏面的那個內閣肯定要全部換人的換許多人

就是會更加鷹派更加方便我做事看樣子我要在這裏長期住下去要找地方長住了這件事情未來的四年是對美國對全世界最主要是對香港還有對中國一個非常重要的時期我們心目中有一定的打算當然台灣就已經吃了定心丸了又安全台灣也在講實際上台灣也需要改革如果他要想跟得上時代的話包括台灣也好 日本也好 這些全都要跟上去我們香港的問題這次 BNO(英國海外僑民護照)是好事國泰是壞事希望它

lay off(解僱)人可以賠幾個月的工錢吧這件事我想 我看很少有報導這些大公司它那 lay

off(解僱)人的話是應該跟從香港的規矩的吧好像說做滿一年可以補一個月左右的工資這次它拿了政府這麼多錢它應該補足一點但是以後整個旅遊業整個航空業可以講沒有兩年左右時間是恢復不了的因為我經常坐飛機看到 我最近也是看到那些飛機差不多都是空的全部都是兩成乘客都不夠已經減了八成了就是所有飛機的班次已經減了八成而那兩成正在載客的飛機裏面也是只有兩成的乘客那你就想到這個問題嚴重到什麼程度了當然美國會第一個開始美國就比較多一點載客量大概是在四成左右坐滿四成但是其它的那些國際航班就不想看了 完全不想看所以這件事會持續很長時間沒有兩年還一定是美國帶頭那美國 好像是聯合航空也要解僱

3、4 萬人就是要解僱 3、4 萬人所以來到這裏也找不到工作做這個是很大的問題我真的是要想一下該怎麼辦這個是全球性的經濟問題那現在疫情又惡化就更加少了經濟活動那少了經濟活動接着就業的機會也少了那就讓我再考慮一下吧我看到有人在談關於泛民議員的問題我聽了蕭先生講的也聽了幾位

KOL 都在講這個問題讓我再考慮一下因為我們很多觀眾裏面很多女士 你不能怪她們她們是比較心軟不想那些泛民議員也變成不受歡迎的人在這勸我讓我再想一下吧因為這樣事情她們實際上個個都是好心的,但是現在可以這樣說我們跟中共是在打仗的沒有硝煙的戰爭 實際是在打仗它現在是要消滅我們香港的這樣一種族群這個族群就是要自由、要民主、要法治它要這個族群只是聽它講那你說我們現在不是一個議會抗爭那麼簡單的事情這個是我們跟它的一個很根本的事情真是勢不兩立所以大家

各位香港親友我們真的是要想一下想長遠一點共產黨是不能共存的不能共存只能把它消滅 沒有第二條路好了 我今天就講到這裏 拜拜

亨特拜登和中國間諜頭子的關係

有冇搞錯10月28號昨天就是27號了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脈搏》(The National Pulse)獨家刊登了一份錄音是亨特拜登的一段講話他在這段講話的錄音裏面談到他和一個中國間諜頭子有商業關係他說這個間諜頭子居然是一個香港人何志平香港人...


當年相戀意中人......

當年相戀意中人… 有沒有搞錯?怎會不是唱他的音樂?當然不會唱他的音樂!這首是譚炳文的歌。(最近在研究中)真的太離譜了 你是怎辦事的那我補唱一句「多一些~每日多一些~lala~」我就知道你不懂唱下去剛才我有想過唱這首歌但因為想不起第二句的歌詞...


港人在英國能借75%貸買屋?無需收入證明

Alex 請介紹下自己我係alex一個貸款顧問 住bristol有家庭,兩個小朋友 係bristol住大部分時間有一年倫敦住一年dublin住金融服務行業工作22年Alex你係點入行呢?Bristol有好多金融服務工作 和大公司離開中學後我...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